您好,  [请登录]   [免费注册]

《石挥谈艺录》主编李镇接受读加采访:艺术家没有钱不能活,但不是为钱而活

发布日期:2017-07-25

《石挥谈艺录 演员如何抓住观众》

话剧皇帝石挥迄今为止完整的著述辑录 细述如何把握台词、动作、演员与观众的关系

著者:石挥  主编:李镇

出版: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 后浪出版公司

版次:2017年5月第1版   定价:99.80元


 

来源:“读加”微信公众号    记者 周满珍   2017年7月21号

艺术家没有钱不能活,但不是为钱而活

 

 

读+:你是研究电影史的,觉得影视剧流行大IP、烧热钱的时代,今天的影视从业人员最应该记住、学习石挥什么?

李镇:这涉及到演员的价值观的问题,艺术家没有钱不能活,但不是为了钱而活,不能舍本逐末。我们如今的一些作品,为了获得利益,艺术被出卖和牺牲了。

石挥也曾经为演出酬金抗争过,因为当时演员的待遇太低,活不下去。就像佐临先生说的,石挥从没未玷污过艺术。他留下的文字尤其是演出手记中,可以看到什么叫“把生命献给舞台”,并在表演生涯中一直践行着。他投入创作时的精神状态是没有功利心的。

不客气的说,我们如今的一些所谓艺术沾染了太多的铜臭味。影视剧IP和烧热钱都是投机行为,IP是反艺术的东西,因为它拒绝创造,仅仅是为了安全地获取利益而简单重复;热钱也与艺术无关,它追求高效率地获得利益回报。这些现象在我们艺术领域的出现是令人悲哀的。

读+:“表演的离心与向心”、“当心!“抢半步”、“读词与动作的难易”,在偶像流水生产,抠图式表演盛行,台词功力全靠后期配音的时代,重提“为了艺术呕心沥血、潜精研思,甚至汲取京剧等传统表演艺术养分的”石挥,对今天的演员有什么指导意义?

李镇:终极问题是,我们今天的一些演员真的爱艺术吗?他(她)们爱的是艺术,还是艺术带来的利益?事实上,今天的一些演员还不懂艺术的价值是什么,他们也没有创造的欲望,颜值看似可以让他们一劳永逸,享受着作品带给他们的光环,陶醉于粉丝的追捧。

而在石挥的字里行间,我们真切的感受到一颗艺术家心脏的跳动,他享受创作的乐趣,甚至茶饭不思、呕心沥血。石挥对艺术是真爱,他用心了,所以他的创造力惊人,他的戏打动观众;因为痴迷于艺术,他甚至不止一次因为过度劳累晕倒在舞台上。试问现在的一些演员,如果爱艺术,他愿意为艺术付出什么?

读+:石挥提到“演剧的两条路:迎头抢·由根起”,建议演员除了熟读剧本,还要理解作者写这个故事的时代背景、个人状态等。演员的修养之外,石挥还强调导演的修养,拿到剧本后,要费六个月的时间去旅行,沿途搜集材料。现在估计只有李安、侯孝贤这样的大导才肯花时间“由根起”,如电影《聂隐娘》你怎么看?

李镇:对于艺术工作者来说,石挥的艺术经验和理论是具有普遍价值的,我们不难发现,有成就的艺术家都不是“迎头抢”,而是“由根起”的。“迎头抢”是敷衍,无论对自己还是对观众都是不尊重。

作为演员或导演的修养,石挥这一点很可贵,他对观众特别尊重和真诚。他的真诚不仅表现在他对于作品的充分理解和挖掘,还在于他懂得人世间“真”的可贵。他在舞台和电影为什么有魅力?因为“真实”。他擅长把自己真实的生命体验和观察放进作品中,与观众分享。石挥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,他也善于从中观察、反省和提炼养料,他的创作有独特性,既出人意料,又令人信服。


《石挥谈艺录》是话剧皇帝石挥迄今为止最完整的著述辑录,细述演员如何借台词、动作等精进演技,如何用完美的第一印象,让观众满意,却不使观众满足等表演秘笈,堪称大师教科书,自诩“站着把钱赚了的”姜文,也视他为偶像。

石挥(1915—?),天津杨柳青人,出身名门,家道中落后,混迹京城天桥。投身艺术,自成一派。戏剧大师黄佐临称他为稀有的表演艺术家,梅兰芳看了石挥的表演忍不住落泪说:“我忘了我这是在看戏了。”张爱玲将他的小说与高尔基相提并论。曹禺说他在《雷雨中》演的鲁贵比他写的都好。这位享誉上海的话剧皇帝,代表作无数,如话剧《秋海棠》《大马戏团》,电影《太太万岁》《哀乐中年》《假凤虚凰》等,均呈现了大师级的表演水准。

2017年5月再版的《石挥谈艺录》,收录了《秋海棠》等10篇演出手记,条分缕析角色塑造全过程,堪称石挥表演艺术的揭秘档案。辑录的14篇探讨提升演技层次、艺德等文章,映照今日被观众诟病的偶像抠图式表演,演什么角色都在演自己等,《石挥谈艺录》堪称演戏、做人教科书。

 

关于修养:多读书,做学习型演员

读《石挥谈艺录》可以发现,他一直是学习型演员。1940年南下上海之前,石挥在北京剧社的演出没有报酬,“常常饥一顿饱一顿。”剧社成员陈书亮却多次在文津街的北京图书馆见到他在用功读书;他勤于创作,能写能导也能翻译,为《雷雨》《茶花女》《日出》谱写过主题曲,被人称作“音乐家”。

黄佐临回忆,为了更加符合演戏的要求,石挥尽量改造自身条件。他腿部受过伤,走路姿势不好,硬是把步伐纠正过来了。他嗓音纯厚,还特地找了个声乐教师练唱。他从小读书不多,更没念过英文,为了看懂外国演剧理论,自己翻译了美国戏剧家塞缪尔·塞尔登的《一个演员的手册》,既学理论又学英语。

· 1943年11月8日-24日,石挥在话剧《飘》中饰演白瑞德

他认为演员不能随意创造角色,“首先要研究剧本”,研究剧作者,演莎士比亚的《罗米欧与朱丽叶》,必须先研究莎士比亚个人的生活,思想及婚姻生活和“恋爱观点”,这点功夫必须要下。下足了,以后无论演莎翁作品中的那一个角色,它的心灵一定会很自然地流露出这些本质来。

 

关于演技:切不可做鬼脸,大声呐喊

石挥认为演员的任务是“设法先‘抓住观众’,再把观众送到戏剧活动中,使他们也成了戏剧演出的一分子,直接了解剧情、接受刺激。

石挥将第一印象视为抓住观众的绝好机会,演员对上场的时间要精确的计算切实,节奏要紧凑,上场的时间、力量、心情恰恰是观众所需要的,被抓住以后的观众,对演员有同情、关心、亲切,他们会随着演员的呼吸而波动,神经、脉搏、肌肉无一处不受演员支配。

· 1949年8月6-10日,石挥在上海文艺界劳军救灾园游会上负责开汽水

“抓住观众”的方法还有很多,声音、情绪、动作,切记不可用鬼脸,大声呐喊,或是做一个滑稽动作,那是最要不得的东西,那是戏剧艺术中最下流的。

还有表演的分寸:“使观众觉得你的演技并没有全盘托出,一定还有更美妙高超的演技在后面,在质与量上留下渴求与期待。”“使观众满意,但不使观众满足,一贯平衡的演下去必遭观众抛弃!”。

 

关于艺德:要走心,别抢戏

石挥认为演员在舞台上的举手投足、一言一语都应该是向心的,表现角色的个性,助长故事的发展,辅助对手做戏,这是向心的表演。

他举例说,某公司要拍片子,首选“能卖钱的女主角”,一切也就随着这个女主角而决定了,她——女主角会唱洋歌,于是导演想法在片中插入一支洋歌;她会唱京戏,于是又加上一段京戏;她会舞剑,便再加一场舞剑;她会……这或许会卖座,但绝不是艺术作品。

· 鲁贵向四凤讲述见鬼的事

· 鲁大海要枪打鲁贵,鲁妈和四凤拦住 

有些演员在动作上有独特的几招,在任何戏中都施用起来,他知道做出这个动作,观众就会鼓掌,就会笑。石挥把投降观众、取悦观众,视为离心的表演,不但损害了整个演出,并且毁灭了作者的生命!

还有一个方法是最要命,就是抢半步!有些演员,因为资格老,名气大,总以为自己在舞台上最应当处于重要的点上,不论剧情发展到什么程度,他总是要抢半步,自己做戏的时候尽量夸张,用以博得喝彩声。在别人做戏的时候,不但不给予对方以应有的反应,反倒任性地做些离心的与不必要的动作,把观众的注意力都投在他一个人身上。

人才招聘   | 联系我们关于我们  |  合作书店 | 友情链接 | 索取试读本

服务热线
133-1127-6415 后浪官网已于12月12日关闭销售功能,购书请前往后浪天猫店、后浪有赞店。

关闭在线客服
Copyright © 2015  Hinabook All Rights Reserved. 后浪出版公司 版权所有
京ICP备09065647号-3 | 出版证

 

读者服务热线:1336657307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