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  [请登录]   [免费注册]

“市场设计”归根结底就在于制定规则 ——读坂井丰贵《合适》

发布日期:2016-12-07


20161203日     上海证券报

⊙潘启雯

  一切经济问题都源自资源的稀缺性。不合理的匹配方式,就会让人对程序产生不满;不合理的比赛,结果会加深参与者的自卑感。由此,长久以来用何种方式将东西交到最合适的人的手中,一直是经济学家苦思冥想致力解决的问题。在一般商品市场中,价格决定商品分配。可是,出于道德或公平考量,有些市场没有或无法标出价格。此时,经济学家的任务就是设计出合理的“游戏规则”,引导参与者真实表达意愿,或许才能有效分配资源。

  早在2012年,美国经济学家阿尔文?E?罗斯(Alvin E.Roth)和罗伊德?S?沙普利(Lloyd S.Shapley)就因其“稳定匹配理论和市场设计中的实践”而获诺贝尔经济学奖。作为日本经济学界新晋翘楚,现为日本庆应义塾大学教授的坂井丰贵,近年来一直致力于从事“机制设计”、“市场设计”、“社会选择”等领域的研究,他的新作《合适:从升学择校、相亲配对、牌照拍卖了解新兴实用经济学》,显然继承了罗斯、沙普利的研究成果,轻松剔出现实问题骨架,将“稳定匹配理论和市场设计”精简为可供剖析的案例,依次揭示出了“单边匹配”、“双边匹配”和“拍卖问题”的内在逻辑。沉浸在他的研究之中,人们或许会惊艳于那些看上去如此“简单”的方法竟能释放出如此巨大的能量。

  “市场设计”是一门关于“经济学上的制造”的学问。开发和改良产品,诸如制造机器、改良粮食品种、制造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,这些都属于典型的“物理上的制造”。再好的东西如不能交给能有效利用它的人,也不会产生价值,无法造福社会。也就是说,“东西好”和“东西交给了合适的所有者”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。

  人们支付一定的金额就可得到所需物品,但金钱不是万能的。例如几乎所有的国家都不允许器官和人身买卖;上高中、读大学的权利一般也不会拿来出售。这种情况下,一般意义上的“市场”就失去了用武之地。经济学中经常会使用“市场失灵”(Market Failure)这个词。其实“市场失灵”的说法很草率,因为“市场失灵”的前提是市场一般是有效的,而这一前提事实上并无根据。

  当然,坂井丰贵并不认同这样的前提。因为包括市场在内的一切社会机制都类似于人们生活中使用的工具,工具当然不是万能的。那么,到底用什么“经济学上的制造”才能改善情况呢?

  假设有一位肾病患者,因与为其提供肾脏的捐献者存在免疫排斥而无法移植,但如果有很多患者和捐献者,就可对患者和捐献者重组使其不存在排斥,也许就会有很多移植成为可能。该怎样重组呢?肾脏并非在任何人之间都可以移植。与输血一样,都有对血型的要求。于是,通常情况大概有这样三种组合方式:第一种,O型捐献者可以给A、B、AB型患者提供肾脏,反之不可。第二种,A型和B型捐献者可以给AB型患者提供肾脏,反之不可。第三种,A型和B型不能互相提供肾脏。

  例如有两个不适合组:“A型患者和B型捐献者”、“B型患者和A型捐献者”。如果将捐献者对调,就变成“A型患者和A型捐献者”、“B型患者和B型捐献者”。这样,两组都成了适合组。假设现在有三个不适合组:“O型患者和A型捐献者”、“A型患者和B型捐献者”、“B型患者和AB型捐献者”。O型患者和任何捐献者血型都不相符,那么是否可在剩下两组“A型患者和B型捐献者”、“B型患者和AB型捐献者”之间交换呢?即使交换为“A型患者和AB型捐献者”、“B型患者和B型捐献者”,前者仍然是不适合组。但是,如果此时出现了一个无偿捐献肾脏的O型捐献者,情况就变为“O型捐献者”、“O型患者和A型捐献者”、“A型患者和B型捐献者”、“B型患者和AB型捐献者”。这就等同于“O型患者和O型捐献者”、“A型患者和A型捐献者”、“B型患者和B型捐献者”、“AB型捐献者”。这样,像链条一样连起来,可连环重组。也就是说,会产生三组适合组。而多出来的“AB型捐献者”,今后可以作为其他链条的一环发挥作用。

  “肾脏移植匹配模型”正是源于沙普利等经济学家所创的“住宅市场模型”。“住宅市场模型”是这样的:学生宿舍入住了很多学生。每个学生有个房间,各房间的位置、日照及房租等各项条件不同。对现有房间不满意的学生为了交换房间聚在一起。但并不强迫来了就必须换,也不保证可换到期望的房间。最基本的约定是保证每个人都不会换到比现在更不满意的房间。该条件称为“个体合理性”(Individual Rationality)。

  假设现在有四个学生l、2、3、4,各自在学生宿舍有自己的房间。为了使问题简化,每个学生现在所住的房间以该学生的名字命名。也就是说,现在学生1住房间1,学生2住房间2,学生3住房间3,学生4住房间4。他们都对现在的房间不满意,并且按照自己的个人好恶,为4个房间(房间1、2、3、4)排了优先次序。“学生1个人好恶排序为4321”、“学生2个人好恶排序为3421”、“学生3个人好恶排序为2413”、“学生4个人好恶排序为3214”。

  “分配A:学生1住房间3,学生2住房间4,学生3住房间1,学生4住房间2”。显然,分配A满足了个体合理性,但该分配仍有改善的余地。因为如果学生1和学生2在此基础上交换房间,他们都能换到最理想的房间。这称为“分配B”对“分配A”进行了帕累托改进。

  如果某个分配会被别的分配帕累托改进,那就说明在不会使任何人处境变差的情况下,还有余地让某个人的情况变好,也就是说,资源没有处在最优分配的状况,尚未得到最好效率的利用。就拿分配A来说,它仍有通过交换来改善状况(既不给学生3、4带来不好的影响又可以让学生1和2更幸福)的余地。已经没有空间再去“帕累托改进”的分配,被称为达到“帕累托最优”(Pareto Efficiency),分配A就没有达到“帕累托最优”。学生们都想换到更理想的房间,所以寻找满足“帕累托最优”的分配十分合理。那么,分配B同时满足了“个体合理性”和“帕累托最优”,我们就该选择它吗?坂井丰贵的进一步研究发现,事情并非如此简单,因为还存在同时满足“个体合理性”和“帕累托最优”的其他分配。

  如果采用分配B,学生2得到了房间3,学生3得到了房间1。但当大家决定“那就选分配B”时,学生2和3两人说“我们还是不参加了”,抢在大家前头只在他们两人之间交换房间,这样学生2就可以得到房间3,学生3得到房间2。和分配B相比,这样学生2仍分得房间3,但学生3可得到(比房间1)更令其满意的房间2。这次抢先交换,学生2无损无得,但如果他和学生3关系好,或偷偷从他那里收了钱,这样的私下协议就可能会发生。像这样由“小集团”发起的私下协议,被经济学家们称为“阻止”( Block)。


人才招聘   | 联系我们关于我们  |  合作书店 | 友情链接 | 索取试读本

服务热线
133-1127-6415 后浪官网已于12月12日关闭销售功能,购书请前往后浪天猫店、后浪有赞店。

关闭在线客服
Copyright © 2015  Hinabook All Rights Reserved. 后浪出版公司 版权所有
京ICP备09065647号-3 | 出版证

 

读者服务热线:13366573072